快捷搜索:

宋代不仅文人诗意,猫也雅致 有图为证

原标题:宋人吸猫图鉴

猫,最初前人畜养以为捕鼠之用,唐宋之后,徐徐开始用作宠物。

宋代《梦梁录》载,“猫,人畜之捕鼠,有长毛白黄色者称曰‘狮猫’,不能捕鼠,以为美不雅,多府第贵官诸司人畜之,特见贵爱。”可见,至迟在宋朝时期就已经分为捕鼠和不捕鼠两种猫了。

宋代经济文化高度蓬勃,这光阴猫也“高雅”起来,成为画家的爱物,在传布至今的宋画中时时会闪现它们的倩影,真是萌态实足,一萌千年。

《猴猫图》北宋易元吉 台北故宫博物院

上面这幅《猴猫图》是北宋画家易元吉的作品,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易元吉是北宋仁宗朝的画家,以此而论,这可能是现存最早的猫主题画作了。

该画作卷后接纸上有赵孟頫题跋:“二狸奴方雏,一为孙供奉携挟,一为怖畏之态,画手能状物之情如是。”此中“狸奴”一词是宋人对猫的雅称,除“狸奴”之外,猫还有一个常用称谓——“衔蝉奴”,这是一个颇具画面感的称谓。

宋代书生黄庭坚有一首《乞猫》诗,就同时用到了“猫”“狸奴”“衔蝉”这三个称谓,写得颇故意趣:

秋来鼠辈欺猫逝世,

窥瓮翻盆搅夜眠。

闻道狸奴将数子,

买鱼穿柳聘衔蝉。

黄庭坚被家中老鼠翻盆捣罐吵得无法入睡,听闻同伙家的猫生小猫了,赶快买了鱼用柳枝穿起往来交往求小猫。

作者在诗顶用了个“聘”字,这走漏出宋人对付猫的注重,在宋人眼中,猫是具有灵性的动物,必要郑重地“聘”请,“聘”请之时,还要备上聘礼,平日是一包红糖,或者一袋子盐,又或者是一条鱼,用柳条穿戴(黄庭坚便是买的鱼)。可见,在宋朝人的不雅念中,聘猫如同娶媳妇儿一样平常,他们将猫视作的家庭成员一样平常看待。

黄庭坚还有一篇《谢周文之送猫儿》的小诗:

养得狸奴立军功,

将军细柳有家风。

一箪未厌鱼餐薄,

四壁当令鼠穴空。

这只令“鼠穴空”的“狸奴”或许便是黄庭坚当初“聘”请来的那只小猫仔吧。

再来看下面这幅画:

《富贵花狸图》

《富贵花狸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宋徽宗时期的佚名画师的作品,细部描画异常工整,且看细节:

“牡丹影晨嬉成画,薄荷喷鼻中醉欲颠”,猫与花是可能是宋代画家对照爱好的搭配,类似的画作还有下面这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