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十七岁的爱情

用一个严寒冬天的光阴去遗忘过往的快乐与烦懑乐,光阴溜走,统统都是曾经,尘封。

我像个率性的孩子,

不绝地探求一个出口,

让所有悲哀决堤。

雨季不是由于悲哀,

而是在有暖湿空气在天空中对流。

“我爱你”

是十七岁的我们都不曾理解,

却掉落臂统统,心甘甘愿宁肯的去说。

我会等待

在那条叫悲哀的路的终点,

有小我站在那里,

笑靥如花的带着我脱离。

每晚,戴着大年夜耳机,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

看不到悠然的云。

撕裂的金属声,震耳的鼓声,主唱的低吼,强烈的节奏,

耳边摇滚乐像火车过往的轰隆的喧华声,沉醉,困倦,然后沉沉的睡去。

思维惯性的纷乱,…

回绝清醒,

听自己寥寂的声音。

心逝世,心跳却没有竣事。

跪拜过往无法重温的梦境。

三千英尺让天空拥有湛蓝,安谧,

不动声色地凝视尘凡的统统。

看到自己孤独的行走,

心情放置在背包之外。

惬意地行走。分外埠慢。

阔别世俗的喧哗。

纵然,再悲哀。微笑,会在唇角伸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